当前位置首页电影《猎杀T34》

猎杀T347.6

类型:动作 历史 战争 俄罗斯 2019 

主演:亚历山大·佩特罗夫 文森兹·凯弗 伊琳娜·斯达申鲍姆 维克多·多勃朗拉 

导演:阿列克赛·西多洛夫 

剧情简介

本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莫斯科保卫战时,刚从坦克学校毕业的尼古拉被派往战场执行“自杀式”的任务,在以一敌六的情况下,他驾驶着传奇坦克T-34,奇迹般地击毁了德军耶格尔上校的小队,但自己却遭到俘虏。到了二战末期,耶格尔为了快速训练出德国希特勒青年团的坦克新兵,逼迫集中营里的尼古拉和另外几名苏联俘虏驾驶一辆翻新的T-34作为他们训练的活靶子。在其他人都在为赴死作心里准备时,尼古拉的脑子里却浮现出了一个惊人的计划——驾驶T-34在训练中逃离德国军营。

本文章涉及情节。这是一个纯虚构的故事,它创作的目的很简单,纪念一代名车T34,以及纪念在卫国战争中牺牲的战士们。而我更多的是在电影里看到俄罗斯人特有的精神面貌。道具这一点不赘述了,大多数装甲车辆应该都是从博物馆仓库拉出来的,不像其他电影里都是些奇形怪状的道具车辆,这一点很过瘾(模仿虎式的道具车就没有一个比例是对的)。除了部分CG,本片用的是二战真车而不是道具车。也就是说观众可以看到真的三号、山猫、四号H、t34-76、t34-85。这一点如果有人能帮忙查证一下是最好的。可惜的是豹式G的道具车制作虽然十分精致,但负重轮还是暴露了它的真实身份。再者就是考究的军服,德军特有的笔挺、精致被很好地还原出来。镜头本片摄影美如画,用色讲究。虽然跟国产电影一样喜欢用定格和高速摄影,不过麻烦《流浪地球》的剧组学学,人家是怎么用高速摄影镜头叙事而非滥用的。坦克车种的设置首先本片的拍摄者对坦克性能还有历史都十分熟悉。每一种车辆的性能都是符合实际的。首先看1941年部分,德军主力为三号坦克、四号坦克和二号山猫。当时四号坦克依旧是反步兵主力,还没有替代三号坦克成为德军的反装甲军马。而苏军主力就是给德军造成巨大困扰的T34-76。其76毫米主炮可以轻易贯穿当时任何德军90度垂直轧钢坦克的正面,但自身的斜面装甲却可以轻松抵挡三号50毫米牙签炮的攻击。电影这段序幕是对t34坦克横空出世就技压群芳的致敬。所以这一场伏击战打成完胜是没有悬念的。而且电影还充分体现了T34-76的缺陷:炮塔狭窄且观察口设计简陋,车长看不到左侧的敌人,所以被耶格尔狠狠命中,炮手阵亡。在《泥泞之虎》中,作者奥托身为德军坦克手却为苏军坦克兵批评过坦克的设计者:T34-76的主观察镜只能看到正前方,而且该坦克的车长舱门也不利于探头观察四周,所以苏联坦克兵总要在近乎瞎子的状态下作战,白白浪费了许多士兵的生命。有兴趣的人可以找《红色管弦乐2》玩一下坦克驾驶,切到炮手位置感受一下火炮瞄准镜那可怜到爆炸的观察视野。相比之下,德军一直十分重视坦克观察视野的问题,所以往往取得很大的观察优势。再者就是苏联坦克通信系统、操作系统的简陋,可惜的是影片没有展示驾驶员用大锤操纵拉杆或者车长用脚指挥车辆行驶的镜头。时间来到1944年,主角驾驶的是T34-76的升级型号T34-85。对手则是豹式G型坦克,而且配备了相当先进的车载夜视仪。对于军迷而言,尤其是“德棍”们,最希望的是看到虎式在电影里出现,但是为什么本片没有虎式?因为本片的主角是T34——这又一次体现了俄国人的骄傲:作为两大阵营的砥柱中坦,你们的豹式是模仿我们的T34设计的。然后我们又赢了。当然本片有为了让主角胜利而必须让敌军有所弱化的安排,耶格尔只是教导营指挥官,就是说他是教官而不是前线指挥官,手下的豹式坦克兵是一群经验严重不足的菜鸟,自然在身经百战的车长+驾驶员+炮手老兵车组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失败依旧是必然的。还原真实我必须提一句,我本人是德棍,但本片在各方面还原史实上,拍的我心服口服(除了道具车黑豹)。而本小节的意义是在于反驳目前网络充斥的“抗德神剧”的负面评价。【坦克技术】本片的真实度很高,首先说1941年一段,耶格尔率领的坦克小队清一色以三号坦克为主,辅以二号坦克和251半履带运兵车,从技术层面说,主角的t34-76可以轻松击穿对方,但是三号坦克想要击毁t34就需要一定经验。片中三号坦克两次射击跳弹和卡弹都是因为打在倾斜装甲上,50毫米火炮的穿深在这种新型装甲面前已经非常鸡肋。所以要击穿t34,主要的弱点是后部装甲、观察口、驾驶员舱门和炮塔座圈。本来耶格尔的僚车有一次致命打击的机会,但是被步兵的一发反坦克雷破坏了炮管。接着是1944年一段。1944年德军装备更加先进,黑豹G是当时最优秀的中型坦克,但是为什么同样一挑多被T34-85击败了?这里是一个战争经验的区别。【坦克兵经验】电影中的1944年豹式不可谓船不坚炮不利,但是现实中1944年秋德军曾经参加闪电战的精锐装甲兵已经消耗殆尽,东线战场的502重坦营在1945年1-2月虎豹几乎全部报销。也就是说,德军的车组成员经验严重不足,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影片选择了让主角们对抗一群训练营的菜鸟。相反,主角凭借对方的眼神选择出的成员都是怀着求生意志、战斗意志以及丰富经验的老兵。在夜战的一段中,耶格尔座车的炮手的第一炮的射击方向看,在t34-85躲开以前他瞄准的是t34的脸部或者侧面装甲,但是如果是一名经验老到的炮手,会指向驾驶员仓口射击,这就是经验的差距。后面几次炮手都失手了,以至于耶格尔气的给炮手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相反,主角车组射击敌方的位置都是这样的:靠地面跳弹射击底盘、侧面、豹式特有的炮塔窝弹区等这些关键性弱点。而最后两人牛仔对决的部分,耶格尔本来想要射击弱点,即t34-85的车长观察口,但是主角不在该位置上,故没有任何效果。而第二炮他选择在首上射击本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实战中,履带应该就是起这种跳弹作用的,所以炮弹被浪费了。到了第三炮耶格尔才想起来先断腿的打法,可为时已晚,主角选择击穿的是豹式驾驶员观察口,所以最后一击贯穿,瞬间豹废。【意识】最后要说的一点是两场战斗中,主角都更胜一筹的。首先如果本片选择的场景是大平原或者丘陵地带,如果不是成群结队,也就是钢铁洪流,那么T34必然毫无胜算,但是本片两场战斗都是巷战,这样一挑多就存在了可能性。主角并不是愚蠢或胆小地蹲在原地站桩射击,而是不停切换位置,靠伪装或者隐蔽寻找敌方侧面和弱点,各个击破。而且主角很优秀的一点是在1944年这一幕中,他为了看清环境把头探出车体,这就比奥托·卡尔乌斯批评的大多数喜欢闷头开车的苏联坦克兵们好的多。而且主角还会下车侦查,在二战中这是德军车长非常喜欢做的事情,虽然风险很高,但第一时间摸清地形和布阵能为自己赢得巨大机会。所以综合来说,作为一部礼赞自己经典坦克的电影,虽然大量内容属于“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是这和《狂怒》这种强行拔高和篡改真实情况的情节设计是不可相提并论的。《狂怒》很多情节是运气和导演安排使然,比如决战部分一百来号德军竟然都想不起来第一时间用铁拳,以及坦克报废第一时间不是撤退。而本片中的情况都有据可查,主角通过实打实的计划、技术和顽强的精神为自己赢得了存活和胜利,而非奇迹、巧合和运气。并不是“神剧”,除了道具豹以外,各方面都稳扎稳打,功课做得扎扎实实。(而且道具豹除了负重轮,作为道具坦克细节可以说做得非常非常好。)这不是一部展现真实战役的电影,当然俄国有很大可能以后会拍摄相关题材的电影,比如库尔斯克。这部电影的重心是在礼赞T34坦克的成功、纪念卫国战争的坦克英雄,并且展示俄国面对苦难、奴役与危机的态度。花絮-关于道具豹因为补充文章的缘故,所以把视频又拿出来撸了一下,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细节,实际上本片是有豹式实车的,被击穿窝弹区的豹式和牛仔对决时的豹式就是真车。而在训练场上的豹豹们都是道具车,一方面是负重轮暴露了,另一方面是在车载机枪、车长舱等等细节上都不太细致或者比例失真,但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另外道具豹做的是模仿豹A或者豹G早期的弧面炮盾,而实车则是豹G后期改进了窝弹区的炮盾。当然这也是一个穿帮镜头了,耶格尔一会儿坐在道具车上,一会儿在真车上。所以最终,本片出场的真车是:251半履带、二号坦克(具体型号懒得查)、三号坦克、T34-76、豹式G、T34-85,外加一门Pak40火炮以及各型卡车……嘛,作为德棍真是一本满足。态度美军也不仇恨德军,但其电影展现的德军素养往往只是一种防止将德军妖魔化的编剧机制而已,好莱坞的编剧会极力避免让观众对反派产生认同或感情。但《t34》非常从容和自信,它毫不掩饰地展示德军的一切,既充分展示德军的凶残,也展示德军的可爱或可敬。从服装领章和帽徽判断,耶格尔在1944年为党卫军骷髅师指挥官,授少将衔。但在面对党卫队头子希姆莱提出的“你是否憎恨俄国人”的疑问时,耶格尔不卑不亢地展现自己的态度:我只是服从命令,为国尽忠,没有任何私人情感。这显然不是一个清洗低等民族运动的主持者希望听到的内容,在现代国际上也是犯大忌的情节安排:只要是党卫军在电影里一定是要妖魔化的,每一个入党者都被视为血腥残暴没有人性的魔鬼形象定格在银屏上;再比如明明主角组成的车组第二天很有可能死在菜鸟德军装甲兵的训练场上,但前一晚耶格尔会像对待绅士一样对待主角和女翻译,邀请他们就坐,喝酒。德军军官都不仅学习军事理论,同时各方面素养都很高。另一点细节体现这种绅士精神的,是女主角偷地图的时候藏在床上假装被耶格尔睡了来掩盖行动,来拿耶格尔烟斗的副官看到这一幕先是表示震惊,然后立刻压低脚步声防止吵醒对方;第三处便是最终决战的时候,显然在现实是不可能发生的,但这就是一个反法西斯战争全胜的国家对于德军的处理:耶格尔爬出座舱,摘下一只手套往地上一扔。这是近代欧洲绅士决斗的标准挑衅动作,如果对方捡起手套,就代表接受决斗。有的更具进攻性的挑衅是直接把手套扔在对方脸上。这个情节设计太可爱了,这种古典的行为在二战恐怕早就不存在了,所以更显出耶格尔这样一位德军一根筋但充满教养到可爱的性格。这样的情节设置充分体现了俄国人的想法:我们并不憎恨我们的对手。另外美国电影里演反派的总是那几个坏蛋专业户,光看脸就知道这是个狠人而且准不是善茬,往往长相也不好看,比如《兵临城下》。但是本片饰演耶格尔的演员,面庞棱角锐利、年轻、充满活力、虽然牙缝有点豁,但依旧难掩俊美。电影的结局是一部影片希望传达价值的高扬之处,在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俄罗斯人,至少是当代俄罗斯人对于德国的态度:如果是美国人拍,一定会设置为男主角想原谅敌人,而险恶的敌人趁机困兽犹斗反扑,然后被男主角干死。而本片结局的处理是,德军坦克车长主动伸出了手,当主角以为这是要让自己拉他一把的时候,对方用动作拒绝了拉拽,他只是重重地握了一下主角的手,然后选择和自己的座驾一同坠入河水。目前为止,所有反法西斯国家战胜国拍摄的电影里,没有过这样的设计。这是俄罗斯人专属的自信:我赢了,所以我并不憎恨我的侵略者,而且我用胜利得到了尊重,我也尊重我的对手。这是俄罗斯人专属的态度,就像他们阅兵式上歪着头睥睨一切的阅兵姿势一样,骄傲,自信。全片每一位苏联角色,都没有对着敌人咆哮、控诉。片中角色最普遍的表情就是:直直地站着、凝视敌人、不卑不亢。我不想过多评价现代国产抗战题材的电视剧或电影,我只知道,我们明明是战胜国,而且和平了这么多年,我们却从未自信起来过,无论电影还是电视剧,都仿佛在说服自己相信我们确实赢了。唯一充满自信的时间只有黑白电影时期,《地道战》虽然是一部教学片,却比现在任何国产战争片拍得都好。何为自信高晓松曾和当代俄国年轻人聊过天,问及俄罗斯人对二战以及德国人的态度,该人答道:“我们不讨厌德国人,他们很强,但我们和他们比划过,我们赢了,所以我们不讨厌他们。”被问到怎么看待美国人,该人答:“我们还没跟他们比划过,想比划比划。”自信是非常健康的心理状态。我可以很肯定,国人总的精神面貌依旧在自卑和自负之间摇摆,就像100多年以前。自信并不是人人天生就有的品质,无法单纯靠语言描述就能让人理解,自信最大的特征就是面对一切压迫感时内心的平静,以及自信不需要依靠任何物质实体做支撑。国人的自信心暴涨是因为现在国家有钱了,军队宣传加强了,国家领导层有了新的风貌,总之,这种内心的爆棚感总要有个支撑,这叫忘乎所以,不是自信。本片的主角们从来不会大声咆哮或控诉来表达观点,他们总是昂首挺胸地凝视着敌人,这就是他们的立场;拍摄者也不需要安排贬低敌军的情节或图像来彰显自己的伟大和正当,德军都是英姿飒爽的,装备都是最先进的,即使是集中营也几乎没有安排篇幅展示残酷。自信是支撑整部电影的精神核心,是俄罗斯人的表情。我喜欢这种斯拉夫专有的精神面貌,很棒。==================2019 07 31=================更新了“还原真实”、“花絮-关于道具豹”两节内容,“还原真实”解释为何本片不是抗德神剧。本来不想写这一章的,但是奈何现在这片子就因为t34一挑多而被封为神剧,心里十分不满,故做补充。==================2020 12 06=================鉴于某些文章下面的评论,我想说明几句。我希望看到我这篇文章的人,能够分清“放开仇恨、放开不健康情绪”和“铭记历史”的区别。要释怀的是对其他民族、国家的仇恨。为的是不要让自己走上自卑的消极主义或者自负的民粹道路。因为那样只能让自己逐渐变成我们曾经仇恨的那些国家、民族——认为自己种种不如外族,应当放弃自己的传统;或认为自己的种种优越于他国,有资格干涉、侵略他国。而历史的耻辱事实永远不可遗忘,必须正视、铭记。为的是提醒自己,在其他国家还没跳出丛林法则的思维以前,中国永远有被再次欺辱的可能,这些历史的伤痕让我们认清外国的真实面目,也认清自己的环境、身份和使命。所以希望本文不会成为某些人回避国家历史伤痕的借口。我们不要成为那些野蛮的民族,也不要被变成奴隶。我认为我这些观点和本文的中心是不冲突的。真正健康的自信是很难达到的,但作为一个人来说,这是一生的必修课。

猜你喜欢

影片评论

Copyright © 2009-2022